24小时服务热线:
QQ音乐 ABOUT
QQ音乐
当前位置:主页 > QQ音乐 >
华为搬迁:无关楼市,只有小人物的喜忧与双城生活 - 科技前沿 ...

时间:2018-11-02    点击量:

“深圳名校学位房压得我喘不过气来,我一定要搬去东莞。”  “东莞的房子再便宜,都比不上深圳是特区、是一线大城市。”  “有房子的地方不是家,有爱人的地方才是家。”  走还是留?更多华为人仍在思考!在他们眼里,房子不是家,城市不是家,命运只掌握在自己手里。  01  双城生活“曲线救国”  美芳的老公阿俊在华为工作15年有余,一直就职研发部门。2016年之前,常年外派慕尼黑。2016年夏天回国。  按照内部搬迁计划,阿俊的部门将于2018年8月,全部搬往松山湖,夫妻俩即将面临“双城生活”。可这对美芳而言,却是一种小确幸,终于可以不再为孩子学位房问题而费神了。  他们夫妻俩都是普通家庭出身,父母能量有限,阿俊大学毕业就进了华为,美芳一直在私企做文员。毕业六年后,两人凭借自己的能力,在临近关口的一个中档社区买了一套两居室。小区内有两所小学、三所幼儿园,虽然不是名校,但在附近区域的口碑也不差。所以夫妻俩原本是幸福与满足的。  然而,孩子在去年入读幼儿园之后,美芳发现,很多家长都在为名校学位房而奔波,微信群里隔三差五就会有家长在议论购买学位房的问题。被周围这种焦虑的情绪带动,美芳也不由得对学位房蠢蠢欲动。但深圳的房价,尤其是名校学位房高攀不下,她不得不望而却步。  2018年年初,阿俊所在的部门下发通知,整个部门将于2018年8月搬迁至松山湖。这让美芳顿时看到了希望,因为她想到了“曲线救国”。  她曾听闻,东莞的教育在广东省内排名靠前,曾多次出现过广东省高考的文理科状元。而据华为员工透露的内部消息,说东莞政府为了吸引华为入驻,曾许诺华为员工的子女凭父或母的工号,即可入读东莞市任何一所学校,不受户籍限制。有个在东莞生活多年的大学同学还给美芳介绍,说东莞有个东华学校非常不错,推崇素质教育,有独到的教育理念。  虽然相比普通学校收费略高,但也在中产家庭的承受能力之内。所以在美芳看来,老公部门的搬迁,虽然压缩了一家三口相处的时间,但却给生活带来了另外一种可能。为此夫妻俩商议,先让老公在东莞适应一段时间,熟悉环境后就尽快考察下学校,然后在学校周边租个房子,一家三口都搬到东莞生活。  这样的生活看似辛苦,但相比那么多“孟母三迁”的故事,美芳觉得自己这样的状态还是最适合的,没有因为一味钻牛角尖的那种狭隘,却也能为孩子教育问题贡献作为父母最大的力量。  所以,华为搬迁东莞,对美芳而言,更多的是欢喜!    02  女友甩狠话“不去东莞”  相比美芳的小确幸而言,志华的故事就有些忧伤了。  志华是80后,在华为工作也七八年了。因工作忙碌,生活两点一线,他婚姻大事迟迟未解决。家里催得紧,父亲罹患癌症常年卧病在床,却还在心心念叨着他的个人问题。志华心中充满了愧疚。  今年年初,志华通过内部论坛的征婚版块认识了公司外面的一个女生,两人见过几面彼此印象都不错,所以谈起了恋爱。但是,在奔向爱情的道路上伴随的却是“满腹牢骚”。因为女生觉得志华太忙,陪伴自己的时间太少。  女友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“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,可你这样把所有时间都留给了公司,陪伴我的时间那么少,就是对我的不重视!”听到这话,志华想撞墙的心都有了。  在华为工作那么多年,加班早已成为常态,之前他是单身汉,还常常通宵加班,没有双休。现在因为谈了女朋友,志华已经尽可能把周末时间空出来,可还是让女友满腹牢骚,志华也很委屈。  7月1日,志华的部门搬迁至松山湖。为了约会方便,他两个月前就花钱买了一个粤B车牌,周三和周五晚上开车回深圳,平日就住在松山湖。女友看着他两地奔波也很辛苦,也在尽可能体谅他。  上周末俩人好不容易兴致勃勃看个电影,却突然插进公司的一个临时电话会议,一开就是两个小时,开完会,电影早散场了,女友的脸上写满了“扫兴”两个字。  志华知道女友没有足够的安全感,所以才会患得患失。他就想尽快买个房子,然后早点向女友求婚。可在何地买房的问题上,两人又有了分歧。  志华的考量是,自己积蓄不多,且父亲还卧病在床,在东莞买房会减轻自己的经济压力。可女友却不同意。在女友眼里,深圳是特区,是一线城市,经济生活环境都是东莞不能比拟的。  女友甩出的一句话让志华也很无奈:“人往高处走,又不是在深圳混不下去,我为什么要退回到东莞?”    03  过够了两地八年分居的日子  “不管深圳还是东莞,我老公回来就好。”这是华为家属群里一个家属的原话。  她跟老公两地分居八年了。老公外派南美,整整八年。这八年,女儿从牙牙学语到读幼儿园,再到升小学,都是她一个人里里外外操持。  很多华为人被外派,家属和孩子都会跟着出国,当初她顾念孩子太小,到国外有诸多不适应,没忍心走。之后,孩子读幼儿园,又读了小学,慢慢地她也就不想走了。最初孩子小的时候,她还在公司上班,公婆帮着带孩子。后来,公婆身体吃不消,孩子一点点长大,她就辞掉工作,一个人带娃。  他们最初住在华为所在的坂田区域,可作为“三不管”地带的坂田,虽然有万科和佳兆业等一些知名楼盘,却没有一个好学校,且医疗也跟不上。娃读幼儿园就在小区内,可周围的特长辅导班都普普通通,她每周有两个晚上都要带孩子去福田上英语课和舞蹈课。孩子有个感冒发烧,她也要自己开车二十多分钟去医院,非常不便。  几年前,她跟老公商量后在龙岗中心城买了一套带学位的三居室。从选房到装修,也都是一个人。个中酸楚,外人很难想象。  就这样生活了八年,她硬是从一个娇小柔弱的女人生生变成了一条汉子。从去年开始,她老公就递交回国申请,想结束这样漫长的分居生活。今年四月份,终于回国,却又被分配到松山湖上班。不过,相比南美到国内的距离,对于龙岗与松山湖的距离,夫妻俩认为都可以忽略不计。  在这对夫妻眼中,他们的命运就在自己手里,房子不是家,城市不是家,有彼此的地方才是家。  她说,东莞与深圳的关系越来越密切,松山湖与坂田的房价差也越来越小。在深圳,有人说起坂田,第一反应大多是华为;不久的将来,有人说起松山湖,第一反应可能也是华为。愿我们都能珍惜眼前,活在当下,随机应变才能有更多的幸福。  “跟着华为布局走没有问题,松山湖交通方便,环境优美。目前可能比不上深圳,但要从长远看。”